水浒女人(15):损人又不利己的刘高之妻下场如何?

水浒女人(15):损人又不利己的刘高之妻下场如何?
世上人大凡分三种:一是专门利人的人,凡事知道设身处地为他人考虑,心地善良,乐于助人,温良恭俭让。一种是专门利己,一事当时,先替自己计划,为了一己私益,不吝明争暗斗,机关算尽。这大都在自己的利益与他人利益发生冲突之时。中心一类是咱们常人,干事既想他人,也照顾自己,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,能正确对待,当然既不损人又利自己是最好的。刘高之妻呢,干的是既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儿。刘高之妻的故事见于《水浒传》第三十二回《武行者醉打孔亮,锦毛虎义释宋江》和第三十三回《宋江夜看小鳌山,花荣大闹清风寨》中。腊月初八,刘高之妻乘一顶轿子去为母亲上坟,走至清风山下,被占山为王的王矮虎王英掳到山寨。那王英是个好色之徒,把她抬到自己屋里要”搂着求欢”,被宋江、燕顺等人救下,问清了是山下清风寨知寨文官刘高的妻子,不管王英各样不悦,许诺日后为王英寻一个押寨夫人,才将那夫人救下。刘高夫人插烛也似的拜谢了宋江,下山而去。清风寨地处青州三岔路口,地名清风镇,是个有三五千人家的大村寨。知寨刘高居南,副知寨小李广花荣居北。这日宋江来投靠花荣,花荣一家周到相待。洗尘筵宴上,宋江说起救刘知寨恭人的事,花荣听罢,皱了双眉说道:”兄长没来由,救那妇人做甚么?”遂将刘高坑蒙拐骗,坏朝廷法度的事恨恨地倾诉一遍,又说:”打紧这婆娘极不贤,仅仅调拨她老公行不仁的事,摧残良民,贪心贿赂,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,兄长错救了这等不才的人。”宋江听了还紧劝花荣,讲”冤家易解不易结”的道理,说二人同朝为官,要相互谅解,遏恶扬善,好好共处,说得花荣点头称是。谁知尔后不久,元宵之夜,宋江随花荣到镇上看花灯,被刘高之妻发现,立刻指与老公道:”兀那个黑矮汉子,就是前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。”刘高立马派人将宋江捉了起来。宋江在知寨大厅上辩说明自己不是清风山上打劫的强者,而是自郓城来会老友花荣的张三。这时,刘高之妻从屏风背后转将出来,指着宋江喝道:”你这厮兀自赖哩!你记住教我叫你做’大王’时?”宋江见是那妇人,说道:”恭人全不记我一力救你下山,怎么今天倒把我强扭做贼!”那妇人听了大怒,指着宋江又骂:”这等赖皮赖骨,不打怎么肯招!”刘知寨叫:”说得是。”立刻令手下将宋江打得遍体鳞伤,鲜血迸流,并令人打造囚牢,欲将宋江解上州里邀功请赏。花荣再三再四地向刘高为宋江求情禁绝,一怒之下径直带人闯进刘府,将宋江救回。后来刘高又派出几百人到花寨上夺人不得,只得规划将宋江劫下,今后又将花荣骗到刘高家中绑了,以结连清风山强贼,背反朝廷的罪名,一起押解往青州。幸而行至清风山被王英、燕顺、郑天寿等人所救,后又会同秦明、黄信到镇上,擒住了刘高及夫人。王矮虎见了那妇人,又将其躲藏起来欲自己渐渐受用,.不料被燕顺找到,押到宋江面前。那婆娘哭着告饶,宋江喝道:”你这恶妻,我善意救你下山,念你是个命官的恭人,你怎么反将冤报?今天擒来,有何理说?”燕顺跳出来说:”这等淫妇,问她则甚?”拔出腰刀,一刀将刘高之妻砍为两段,命丧鬼域。